首页 小编推荐正文

“市场―花园”行动,是二战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后最为重要的作战行动。多年来人们只记住了英军第1空降师在阿纳姆英勇而又悲壮的奋战,却对两个美军空降师在这场高鑫鑫战役中所起的卓有成效的作用知之甚少——尤其是第82空降师强渡瓦尔河的战斗。这是一场战争史上少有的伞兵两栖登陆战,后来被拍成一本著名的高曙光现任老婆史诗式电影《遥远的桥》,由肖恩康纳利担纲主演。这也是战争电影中不可多得的佳作。

一、遥远的桥

1944年6月,盟军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后,战略反攻进展得非常顺利。然而,8月底盟军地面部队的推进距离已经超出后勤补给的有效范围。 这使盟军统帅艾森豪威尔必须在英军蒙哥马利所部和美军巴顿所部两个主攻方向中做出选择,因为盟军的补给状况仅能确保一个方向的持续攻击。艾森豪威尔最终选择了蒙哥马利。因为如果让巴顿率部解放了整个法国后再攻入德国本土,战争肯定要拖入下一年。而蒙哥马利如果能率部从荷兰方向追歼残敌,夺取对德国至关重要的鲁尔工业区,则可能迅速击败德国。

蒙哥马利的作战计划新奇而大胆,“他希望一举穿越阻隔西面盟军和德国重要的鲁尔工业区之间的所有水上障碍,从北面绕过德军纵深的‘齐格弗里德防线’,打开进入北德平原的通途”。一旦跨过莱茵河,德军将无险可守,德国的心脏地带将完全暴露在盟军面前。然而,盟军攻击路线经过的地区地形复杂、河流众多,特别是沿途的多座桥梁,是盟军进攻部队的必经之处。如果说几处运河上的小型桥梁对战役的影响还不是很k9786大,那么瓦尔河上的奈梅亨大桥、莱茵河上的阿纳姆大桥等这些跨越大河的主要桥梁则关系战役的成败。一旦德军大举增援并扼守这些交通枢纽,盟军将无法前进,甚至有被分割包围的风险。

盟军的作战计划由两部分组成。阮柏霖空降作战行动代号“市场”,由美军第101、第82空降师、英军第1空降师,自南向北沿荷兰埃因霍温、奈梅亨、阿纳姆地区的公路进行空降,夺取一系列河流上的桥梁,并坚守至地面部队赶到。地面作战行动代号“花园”,即在空降作战发起半小时后,由英军第30军装甲部队为前锋,沿空降部队夺取的支撑点攻击前进,并最终到达阿纳姆大桥。这座桥是扼守莱茵河下游的关键通道,也是跨过莱茵河从荷兰攻入德国北部的门户。

作为一次大规模的空降——地面联合行动,其特点在于作战地域辽阔,地面部队从荷兰—比利时边境附近出击,最终目标阿纳姆城谢茸儿要远在北面103公里之外,而且部队只能在仅有一条公路的狭窄的走廊里向前推进。为了达成战役突然性,理想的计划要求参加空降行动的3个半师应该在进攻首良木一夕日的同一个小时内被运送到空降区域,然而由于运输能力有限,空降部队最终在数天内才全部空投完毕。

按照计划,美军第8何加男2空降师位于走廊中央地段的作战区域长16千米、宽19千米,南起赫拉弗北到奈梅亨,该师必须夺取马斯河和瓦尔河这两条大河上的桥梁,确保地面部队能向阿纳姆顺利推进。与此同时,该师还必须夺取运河上几座较小的桥梁,坚守奈梅亨东南3公里处的赫鲁斯贝克高地以掩护这些桥梁。除此以外,美军空降兵还要警惕东边的森林,因为德军援兵随时可能从那里出现。

第82空降师师长詹姆斯加文准将把全师的任务按照优先级顺序分成4个目标,奈梅亨的瓦尔河大桥最为重要也最难夺取,因此放在了最后。加文意识到如果不能夺取并坚守住其他目标,单单夺取这座瓦尔河上的大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最初的几座桥梁没有拿下,如果德国人控制着赫鲁斯贝克高地,那么供地面部队通行的走廊就会被切断。因此,英军第1空降军军长布朗宁中将特别指示,在夺取主要目标之前,第82空降师不得尝试对奈梅亨大桥发起攻击。

奈梅亨位于荷兰东南部,距荷兰和德国边境仅有约10千米的路程,被认为是荷兰最古老的城市。宽阔的瓦尔河从奈梅亨城北流过,一座铁路桥和一座公路桥连接着南北两岸,其中1936年落成的4车道公路桥是当时欧洲最大的单孔大桥。



1944年9月17日,战斗打响后盟军凭借战役突然性在初期取得了一系列战果。第82空降师504伞兵团顺利拿下了赫拉弗的马斯河大桥,到当天晚上该师的4个目标中仅剩下奈梅亨的瓦尔河大桥还未得手,一切看起来都在朝最好的结果发展。向大桥首先发起攻击的是罗伊林德奎斯特上校的第508伞兵团,该团1营在营长小希尔兹沃伦中校率领下穿过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向大桥南入口的环形交叉路口推进,当部队路过一座公园时,打头的A连突然遭到德军火力阻击。黑暗中A连和跟进的B连都陷入火网之中,街道上甚至爆发了白刃战,不知身在何处的美国人意识到他们被德军挡住了去路。

在这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空降突袭行动的首日,截止午夜时分,盟军空降兵在战场各处与强大而又出乎意料顽强的敌人展开激烈搏杀。通过一系列遭遇战,盟军夺取了大部分目标freeblade,而这些目标在计划中原本应该是可以轻松拿下的。尽管伤亡很大且形势混乱,但盟军仍然很乐观,空降兵们深信解围部队就在路上,一切都会按计划进行,第二天就能取得更大的成功。

盟军原以为荷兰的德军正在瓦解之中,而且兵力不足,根本不可能对盟军的进攻做出及时反应。盟军也不清楚驻扎在阿纳姆附近的党卫军第2装甲军有多少实力,更没料到德国人反应如此神速,在英军抢占阿纳姆大桥之前,党卫军第9装甲侦察营已经先一步南下进入了奈梅亨。此后,更多的德军通过渡船从阿纳姆以东的渡口过了河,他们在瓦尔河大桥南入口挖壕固守,多次击退了第508伞兵团1营的进攻。德军的力量每个小时都在增强,而加文却抽不出更多的兵力来全力夺取这座桥,在300平方千米的作战区域内,到处都有德军在构成威胁,尤其是空降部队生命线的空投场更是双方争夺的焦点。

18日上午,第82空降师的形势一度非常危急,好在下午2点庞大的机群终于出现,为空降兵送来了他们急需的援兵和补给物资。当天下午,获悉盟军再次空投的党卫军第2装甲军军长比特里希向莫德尔元帅建议炸掉奈梅亨和阿纳姆的大桥,这样一来盟军的进攻就会身首相离,但莫德尔拒绝这样做。

二、疯狂的计划

19日,由于通信联络不畅,盟军方面并不清楚阿纳姆的英军空降师的情况,因此夺取奈梅亨大桥成了当务之急。当天中午,英军第30军的先头部队抵达了奈梅亨郊外,而此时在大桥南端抵抗的德军起码有数百人,他们占据着构筑良好的阵地,并得到了炮兵和装甲部队的支援。加文命令本杰明范德沃特中校的第505伞兵团2营立即配合英军坦克向大桥发动进攻,约40辆英军坦克和装甲车搭载着伞兵分成两路分别向瓦尔河公路桥和铁路桥推进,他们遭到了德军火炮、机枪和狙击手的猛烈打击,进攻被击退了。后续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盟军的所有尝试都失败了,攻击部队被挡在距离瓦尔河大桥不到360米的地方——而这正是前往阿纳姆之路上的最后一道河流屏障。



19日晚,担心桥梁随时可能被德军爆破的布朗宁中将召集手下的部队主官们开会,必须尽快设法渡过那条365米宽的瓦尔河。会议上,加文准将再次提出先前被布朗宁否决的计划——派出伞兵在奈梅亨大桥下游不太远的地方乘船强渡瓦尔河,与此同时继续发动正面进攻,夺取大桥南端的入口。在炮火掩护下,在德军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美军伞兵将突袭河北岸的敌军防御阵地夺取大桥。虽然困难重重,但他告诉参加会议的英军将领“如果‘市场―花园’行动想要获得成功,就必须尝试一下”。英军将领听到这个建议后感到非常惊讶和疑惑,或许在他们的认知范围内从未考虑过伞兵还能划船渡过数百米宽的大河在敌军眼皮底下抢滩登陆,虽然空降部队从未打过这种仗,但加文的计划似乎提供了完整夺取奈梅亨大桥的最大希望。布朗宁的参谋长戈登沃尔克准将回忆说,军长“现在对这个主意的大胆充满了敬意”,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布朗宁批准了这项“缩微版的诺曼底登陆”计划。

20日上午,德军在盟军进军的走廊区域内发动了多次规模不一的反击,英军地面部队的推进道路有被随时切断的危险。比特里希再次请求摧毁奈梅亨大桥,仍为愤怒的莫德尔所拒。负责奈梅亨防御的党卫军第10弗伦茨贝格装甲师师长海因茨哈梅尔旅队长对形势的估计可没那么乐观,他一直担心盟军会突破德军防御冲过大桥,为此他做好了种种准备,甚至包括在情况危急时哪怕抗命也要炸掉大桥。可哈梅尔也没料到美军伞兵会强渡过河,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水陆两栖攻击。

当第504伞兵团团长塔克上校将渡河计划向3营长朱利安库克少校传达的时候,后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处于震惊状态,他很清楚自己的很多部下从未坐过小船,却要进行一次“抢滩奥马哈海滩式的行动”,这实在令他觉得难以置信。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库克没有讨价还价,他知道友军仍在大桥的南端入口一次次尝试突破,因为北面20千米外英军空降部队正在苦苦支撑,等待援兵的到来。

按计划回乳汤盟军战斗轰炸机群将在攻击发起前30分钟空袭整片登陆场,接着所有的坦克和火炮再进行15分钟火力准备。随后,在坦克发出的烟幕掩护下,美军伞兵将进行有史以来最为大胆的一次渡河行动。作战计划已经尽可能完善,可用来渡河的船只却迟迟未到,进攻发起时间不得不从13点推迟到15点。在奈梅亨铁路桥下游一千多米的地方,库克少校的3营正在待命,而少校本人则在为一些事情犯愁。



首先是乘船渡河问题,渡河部队除了他的3营外,威拉德哈里森少校的1营也有几个连将参加行动。每条船预计将乘坐13名伞兵和3名工兵,工兵负责将伞兵送过河去,再返回南岸接送其他部队。整个渡河过程将在敌火下持续一段时间,还不知道究竟会付出多大的伤亡代价。其次是德军在北岸的防御准备,库克在南岸的发电厂9楼通过望远镜仔细观察了北岸的情况,从部队的登陆地点到内地有一片200~300米长的开阔地,上岸后伞兵们将不得不穿过这块没有隐蔽处的地段。

在更远处的河岸边,有一道近6米高的斜堤,堤岸上面是一条东西走向的6米宽的公路,在距离公路大约700多米的地方,有一座被称为荷兰花园堡垒的低矮建筑。库克能够清楚地看到敌军沿着堤岸构筑的防御阵地,而且他确信敌人的观察所和炮兵阵地就设在堡垒里面,难怪“有人说这真是一场噩梦”。库克的部队能否成功登陆并占领登陆场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己方的火力支援,唯有空军和炮兵的有效支援才能削弱德军的抵抗。

负责为渡河行动提供火力支援的英军军官在获悉计划后个个都咂舌不已,爱尔兰禁卫团第2装甲营第2中队中队长爱德华泰勒少校对整个计划感到惊愕,他觉得这“简直是在拿上帝吓唬我”。他记得当他询问塔克上校这些美军伞兵以前是否演练过这样的行动,后者很干脆地回答说“没有,他们正在接受在职培训”。爱尔兰禁卫团第2装甲营营长贾尔斯范德勒中校则认为强渡可能被证明是“可怕的会造成严重伤亡”的行动,但他打算让2个中队的约30辆谢尔曼坦克在最大程度上给美军提供火力支援,除了这些坦克,总共将有100门各类火炮对北岸进行炮击。

库克的部下接到命令后来到河边,面对宽阔的河流不少人认为这是一场自杀行动,还有人觉得营长在逗他们玩。3营的作训参谋亨利`基普上尉觉得“取得成功的可能性极小”,美国伞兵几乎无所不能,可“渡河却是另一回事!它听上去就不可能”做到。还有些军官则觉得“必须玩命地渡过河去”,因为他们要去拯救在阿纳姆陷入困境的英国同行。

空袭和炮击都按照预定时间开始了,而渡船则在距离攻击发起时间仅有10分钟的时候才运到。虽然美国人从未按摩服务用过这种帆布折叠冲锋舟,但已经没有时间挑挑拣拣了。工兵们迅速组装船只,每组装完一条,使用这条船的伞兵就把他们的装备放到船上。26条船组装完毕后,每个人都一把抓住船舷小河蚌,开始用力拖着船朝河里跑去。此时炮弹正从伞兵们的头上划过飞向对岸,白色的烟雾飘飘荡荡,逐渐笼罩住了宽阔的河面,进攻开始了。

三、抢滩登陆的伞兵

3营H连和I连的200多名官兵京野执行第一波攻击任务,有些突击小组的运气不太好,船只要么陷在浅滩的淤泥里动弹不得,要么就被不小心的伞兵给搞翻了。有些船终于进入了深水区,却因为严重超载而沉没,一片混乱中3营长库克少校身先士卒,一边祈祷一边划船,还不时对着周边的部下大喊“别停下”。由于船桨不足,大部分伞兵不得不用他们的枪托划水。发现美军正在渡河的德军用迫击炮和机枪进行拦阻射击,巨大的水柱不时升起,偶尔会有被炮弹直接命中的船只在水面上被炸飞,密集的弹雨将河面搅得如同一口沸腾的大锅。冰雹般的弹雨中,有数条船被炮弹撕碎,船上的人在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由于帆布船舷毫无防弹能力由小藜,蜷缩在船舷后面的伞兵和操舵的工兵不时被子弹击中,有的人甚至被子弹的冲击力直接掀入水里。

数百米宽的河面看似永无尽头,疾风吹散了烟雾,德军机枪手的命中率不断提高,轻而易举地射杀了一个又一个伞兵。I连有条人员伤亡殆尽的船进水后在河面上疯狂地转着圈,很快失控的船只就被水流推送着缓缓地漂回到了南岸,人们发现船上的16人中只有1名重伤员还活着。缺乏经验的美军伞兵在驾驶冲锋舟时可谓勉为其难,船只在河面上拉出的航迹七拐八弯,为了躲避弹雨有些船甚至撞到了一起。有的船被打沉后,幸存的伞兵只能游完剩下的路程,还有人在距岸边不远的地方落水后,不得不提着沉重的弹药箱从河底走上滩头。

就在坦克烟雾弹即将耗尽之时,第一批冲锋舟终于靠岸了,原先还惊恐万状的伞兵脚踩大地后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他们向着堤岸拼命跑去,力图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开阔地,有人被子弹打倒在地,但其他人仍在奋勇向前。看到首批靠岸的冲锋舟开始返航后,在南岸观战的布朗宁中将对身边的人赞叹道:“我从未见过比这更为英勇的战斗场面了。”

16点左右,哈梅尔接到报告说“在荷兰花园堡垒对面的河面上出现了一道白色的烟幕”,他和几名参谋驱车来到距离瓦尔河大桥只有1千米的地方观察敌情。根据他得到的情报和相关分析,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盟军正在试图乘船渡过瓦尔河,他决定亲自观察一下再做决定。

登上北岸的美军伞兵拼命奔跑着离开河滩,谁也不愿意死在这里,他们冲上堤岸打死了仍在顽抗或者已经举手投降的德军士兵,没什么人愿意抓俘虏。30分钟后,美军占领了堤岸,摧毁了德军的大部分防御工事,尸横遍野之中美国人才发现刚才还朝着他们射击的德军大部分是些不到16岁的孩子和上了岁数的老人。冲锋舟从最初的26条减少到了11条,在来回摆渡了5次之后,所有的美军都被送过河去。现在还不到休息的时候,成功登陆的伞兵要抢在德军摧毁桥梁之前把它们拿下来。

登上北岸的美军伞兵虽然伤亡很大,但幸存者的心理经历了从恐惧到愤怒再到疯狂的过程,他们或者单独或者组成战斗小组向德军的第二道防线发起冲击,全然不顾横飞的弹雨和不断落下的炮弹。当部分美军伞兵向德军炮兵阵地发动攻击时,I连和H连的一部分兵力直扑瓦尔河铁路桥,盟军从桥头两岸同时发动攻击,得不到炸桥指令的守桥德军突然间士气崩溃,丢下武器乱哄哄地向铁路桥北出口跑去。此时3营H连2排刚好摧毁了守军的碉堡占领了大桥北端,他们向迎面而来的德军毫不留情地泼洒着弹雨,纷乱中许多德军士兵中弹倒地或者从桥上掉了下去,战后统计仅堆积在大桥上的德军尸体就多达260多具,另有数十人当了俘虏,此时距离美军渡河发起攻击的时间还不到2个小时。

在大桥北端观战的哈梅尔得到的信息混乱不堪,除了知道美军在铁路桥附近渡河外,没有任何确切的消息。他得知美军已经过了河,“但一切都被夸大了,我不清楚他们是坐10条船还是100条船过的河”。哈梅尔一直在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想炸掉两座大桥,但一直下不了决心,因为铁路桥以东1千米处更为重要的公路桥至今畅通无阻,没有任何失守的迹象。当他终于决定下令炸程墨阳夏晴掉铁路桥的时候已经晚了,大桥已经落入美军的手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胜利的曙光终于出现,死守大桥南端的党卫军部队在英军坦克和美军第505伞兵团2营的持续猛攻下终于开始溃散,而令人心悸的爆破声始终没有响起。夺取铁路桥后第504伞兵团3营的部队马不停蹄地向公路桥的北端冲去,库克少校通过无线电请求南岸派坦克冲上大桥支援他们,于是英军掷弹兵禁卫团第2装甲营第1中队1分队的4辆坦克在分队长彼得鲁宾逊中士的率领下冲上了南端的引桥。北岸的德军反坦克炮和桥梁上的步兵纷纷向着坦克开火,炽烈的火力没能挡住4辆坦克的冲击,在反坦克炮被打哑之后,德军步兵手中的轻武器自然只剩下象征意义。

哈梅尔始终端着望远镜盯着梯震门公路桥的桥面,当他看到盟军坦克接连出现时通知工兵做好炸桥准备,很快坦克就开到了大桥中央,他高喊着“炸掉它”,却发现什么都没发生。哈梅尔知道要不了几分钟盟军坦克就能冲到他现在站立的位置,他命令部下用所有的反坦克炮和火炮封锁公路,随后匆忙离去。很快他就获悉铁路桥也落入盟军之手,现在全完了,他来到附近的一个指挥所与师部的首席参谋施托莱通了话,要后者向军部报告盟军已经过了瓦尔河。

冲过大桥的英军坦克很快就与北岸的美军伞兵会师了,兴奋的美国兵亲吻着英军坦克兵,有的人甚至直接亲吻着坦克。9月2林景荣0日19点15分,“市场―花园”行动要夺取的各座大桥中,倒数第二座现在已经掌握在了盟军手中,从这里到阿谭茜小三纳姆只剩下18公里路程了。

战斗并未就此结束,由于种种原因,英军装甲部队并未最终突破德军的阻击与坚守阿纳姆地区的英军空降部队会合,“市场―花园”行动在完成了90%的任务后仍然功亏于溃,英军空降兵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10600人只逃回了2398人,以失败收场。然而,美军空降于美艳兵在此战中的表现可圈可点,第82空降师504伞兵团在付出了100多人的伤亡代价后,用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突破德军阻击占领了瓦尔河上的两座大桥,为地面部队前进打开了通道,为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而牺牲的军人们永垂不朽。

本文作者:本垒打,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本垒打,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纵情乡野,长汀天气,中国电影票房排行榜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谭芷昀的妈妈个人资料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